就是强撑,也要万国来朝

2020-07-07 579人围观 ,发现14个评论

就是强撑,也要万国来朝

英法联军打到北京之后,被迫跟洋人签约的大清,事实上已经接受了按照西方的模式建立国与国关係,西方国家使节驻京,使节觐见大清的皇帝,递交国书。然而,签约之后,咸丰皇帝借口有病,赖在热河不肯回京,不久真的翘了,做了货真价实的鸵鸟。小皇帝尚未成年,两宫太后,就以此为借口,就是拖着不让见。所以,此后西方公使虽然来了,也在北京扎下了,但却始终见不到皇帝。西方那一套国家间的外交模式,在形式上,始终完成不了,这让公使们很是着急。

同治十二年(1873),同治皇帝载淳亲政。英法美德俄五国公使,联合发出照会,要求见皇帝递交国书。皇帝亲政,意味着成年了,以前的借口不好使了,再怎幺羞羞答答,琵琶半面,也得见人了。清廷这边,居然又节外生枝,在觐见礼仪上提出要求,要各国公使行跪拜礼。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了,但是,各国公使急于见皇帝,还是做了一点妥协,说是他们在其他国家的使节见驻在国的元首行三鞠躬礼,在大清可以五鞠躬。

然而,议程排好之后,日本外务卿副岛种臣以天皇特使的名义,来华换约,正好赶上觐见,也要参加。当时的日本,还不是列强,清政府建议他单独见,行跪拜礼,副岛不肯。排在各国公使一起呢,副岛又要求把他排在第一位,因为他是天皇的特使,跟各国公使地位不同。闹来闹去,总理衙门最后都答应了他,觐见时,将其列在第一位。其他国家的公使,倒也没有意见,虽然日本地位不高,但毕竟副岛的地位比他们都高,按西方礼节,理应如此。

最奇妙的是,觐见地点,安排在中南海紫光阁。这个地方,是朝贡时代,皇帝安排各国贡使举行宴会的所在。安排西方公使在此见面,事实上暗含了西方公使仍旧是贡使的意思。只是,这层意思,不谙熟大清礼仪的人,是无从了解的。而西方公使,能见大清皇帝一面,完成手续,也无暇考虑这幺多。西方公使跟大清皇帝的第一次面对面,就这样完成了。

觐见之后,清政府这面,有人不仅偷着乐,觉得鬼子终于着了他们的道儿。而且,官方的京报,也就是刊登官方消息的半官方邸报,居然胡扯八道,编了好些西方公使觐见时的所谓八卦,谁谁浑身发抖啊,谁谁说不出话来呀,还有谁谁把国书都掉在了地上云云。还说,各国公使觐见结束之后,都汗流浃背,紧张得不行,好像,他们揭开人家的燕尾服看了似的。当然,这一套,跟当年英国使节马夏尔尼见乾隆之后一样,都是好事者编出来的(当年大清的子民,知道这事儿的,都信)。只是,当年编,大清还能关起门来,维持一个天朝上国的自我感觉,现在再编,事实上大清的朝贡体系已经瓦解,本尊已经被洋人用枪炮拖进了西方的威斯特伐利亚世界体系。这样的编法,如果让老外知道了,只能是让人笑不够的笑话。

其实,当年的西方公使一定要见大清的皇帝,无非是要完成一个外交上的仪式,这个仪式,象徵着大清的彻底屈服。真正的交涉,他们也知道,去总理衙门闹就行,当年,不止法国公使脾气不好,经常到总理衙门咆哮,其他国家的公使,也并不好应付,但总理衙门还都得应付,因为如果应付不好,人家的炮舰就打进来了。

西方国家,从骨子里根本瞧不上大清,这幺大的国家,连个大使都不派,使节只是公使级的。然而,紧是这样,大清这边,还在偷偷摸摸地做着万国来朝的春梦,一个紫光阁,就等于圆梦了。

这样的梦,其实好久好久,我们这边的人都没有醒。

来源:张鸣

不容错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