土地易主仅赔数千元 赔偿不合理19户拒迁

2020-06-26 309人围观 ,发现59个评论
土地易主仅赔数千元 赔偿不合理19户拒迁

古来19里富贵花园与竹园之间一块5亩地段易主,当地19户商家与居民受促搬迁,惟他们不满有关搬迁赔偿数额太少,今日群起拉横幅、高举大字报抗议,要求新地主给予合理赔偿。

受影响的商家与居民呼吁新地主与律师在本月20日搬迁期限以前,双方一同探讨搬迁赔偿问题,以圆满解决问题,否则,他们将在搬迁期限最后一天当天于上述地段聚集,等候新地主与律师现身。

有关商家与居民强调,他们愿意配合新地主搬迁,惟得取决于获得合理的搬迁赔偿。

每年按时缴地租

这些商家与居民在该处生活、经商已有至少数十年,有者甚至长达超过一甲子的时间。

上述地段属于一片私人地,而他们的商店、住家则是向旧地主购买,每年按时向旧地主缴地租,以及按时缴交产业税予地方政府。

直至去年开始,旧地主停止向居民、商家征收地租,有关居民与商家于去年中旬向旧地主探问原因,可是对方没有交待清楚。

今年2月起,有关商家、居民开始接获来自新地主代表律师发出的搬迁通知,才知道有关地段已经易主,而双方在搬迁赔偿事宜一直没有共识,新地主仅肯一次性付出10万令吉的搬迁赔偿,由受影响的19户商家、居民摊分。

这些商家与居民认为每户人家只得数千令吉的搬迁赔偿不合理,与当前市价比较,数额相对过低,坚决要求合理的搬迁赔偿。

潘伟斯将致函新地主

在争取本身合理搬迁赔偿一事,相关商家、居民求助人民公正党武吉峇都区州议员潘伟斯。

对于此事,潘伟斯指出,新地主已通过高庭发出庭令,促请商家与居民搬迁,基于商家与居民不满搬迁赔偿数额太少,他将在星期二(11日)前致函新地主与其代表律师,要求对方在人道角度考量此事,能够再提高搬迁赔偿数额。

询及商家与居民要求合理搬迁赔偿数额,新地主代表律师透露,因未获客户委托与指示,他不便就此作出任何回应。

店面市价应更高———油泵公司业主(55岁)●李幼莲

公司在这里营业已有20年,当初我是以6万令吉买下这个店面单位,而获得的数千令吉搬迁赔偿,数额实在太少。

现今这个店面的价格应该更高,我希望能够获得合理的赔偿。

失去养老收入来源———店面业主(75岁)●李锦香

我在1976年以2万令吉左右的价格买下现今的店面,并开设自己的机械公司,直至1997年后歇业,把店面每月800令吉出租予一家工业零件公司。

由于地段易主,商家与居民得搬迁,该工业零件公司也不再续租而迁移他处,令我损失每月800令吉的收入,这是我养老的生活费来源。

数千令吉的搬迁赔偿不够,根据地方政府的估价,我这间店面约有4万5000令吉的价值,我认为搬迁赔偿数额要合理。

迁新地点流失熟客———和平饼厂东主(83岁)●蔡惠明

我的店在1947年开始营业至今,共有2间店面的规模,当初是以每单位7000令吉的价格买下了这些店面。

新地主一次性付出10万令吉的搬迁赔偿,由19户受影响的商家与居民摊分,每户人家获得的搬迁赔偿太少。

我的店现址地点良好,方便上下货,拥有稳定的客源,假设要搬迁新店,恐会失去这些便利并流失部分熟客。

还有,一旦搬迁新店得考量到新地点、装修费以及其他相关事项,至少面对10多万令吉的成本开销,届时恐缩小营业规模。

我希望新地主能够提供合理的赔偿。

租屋加重生活开销———居民(44岁)●邓家琪

我是一名修车技工,房子是祖母当初在1967年的时候买下,我从出生到现在都住在这间房子。

我在今年2月份接获搬迁的通知,分得的搬迁赔偿约数千令吉,数额相当少。

根据地方政府的产业税缴交通知单的资料显示,这间祖屋估价约5万1000令吉,我认为搬迁赔偿数额必须合理。

现在要搬迁,我在太子城租下一所房子,月租600令吉,我有3名孩子,原本孩子学巴费每人70令吉,因租屋处距离较远,学巴费每人调整至110令吉。

如今的生活开销比过去加重不少。

15万买下仅赔数千——屋业设计建材供应商(56岁)●刘运华

我在2012年7月以15万令吉买下现今位于角头间的店面单位,作为办公室与门面,还另投入4万令吉的装修费。

不料,今年2月收到要搬迁的通知,搬迁赔偿数额仅数千令吉,可以说我在这个作为办公室与门面的店屋单位所付出的一切,如今变成血本无归。

我希望新地主能够比照市场的实价提供合理的赔偿。

不容错过